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843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5346|回复: 0
收起左侧

[时事] 五项议题待公投;台湾同志婚姻之争白热化!

[复制链接]

5058

主题

9101

帖子

32万

积分

发表于 2018-10-31 07: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月27日下午,台北艳阳高照。市中心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前,聚满五彩缤纷的游行群众,一年一度的“台湾同志游行”盛大展开。

台湾将于下月24日举办仅次于总统大选规格的县市长大选,这场被认为是“2020总统大选前哨战”的选举中,包含了10项公投,其中和同志议题相关的占到5项。

同志婚姻是否该得到正式承认,是否应被列入台湾民法的保障规范,赞成派与反对派的交锋已日趋白热化。

来自美国洛杉矶的朱家三兄弟,中间的二哥为同志,但是三兄弟仍相当支持,一起来参加游行。

同婚修法争议

2017年5月24日,台湾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释宪,宣布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与平等是“违宪”,必须实施修法。若两年内未修法完成,2019年5月24日,同性婚姻伴侣将可适用现行民法。

但反对同性婚姻入民法的团体认为,民法规定结婚定义即是“一男一女”,并主张如果要立法,应该立“同性婚姻法”来保障。对于同性婚姻是否适用民法,两派一年多来激烈争论。

因此,支持同性婚姻的团体在今年11月24日选举中,提出两项公投,一是支持同性婚姻入民法,二是关于国民教育中,是否将实施性别平等教育中的“同志教育”。

反对同性婚姻的团体,则是提出三项公投,包括民法婚姻应只限“一男一女”、不赞成国民教育中列入同志教育、赞成替同志另立专法规范婚姻。

同志话题大量进入公投议程的背景是,去年12月,台湾修正公投法,将发起公投的联署门坎由过去选举人的5%降为1.5%、投票门坎从二分之一降为四分之一、投票年龄从20岁降为18岁。修法之后,许多台湾民间团体纷纷集结,提出自己的公投案。

主办单位声称游行人数高达13. 7万人。

激烈交锋

同志婚姻支持团体“Vote4LGBT”领衔召集人、台湾东吴大学法律系讲师王鼎棫对记者表示,同志婚姻应受到民法保护。“加入婚姻成为配偶,就牵动很多法律上的权利,比如共同收养小孩、消费纠纷、医疗同意与否、社会福利、遗产分配等。”

他认为,另立专法会花费更多国家成本,内容与权益不知道是否跟现有民法相符。王鼎棫认为民法婚姻上不应该区隔特定族群,“婚姻就是亲密关系结合,身为人都有他应该有的基本权利。”

反对同志婚姻入民法团体“下一代幸福联盟”的游信义则对记者说:“现在的性教育教材中,有很多‘同志养成教育内容’,他们直接标明‘同志教育’,这种教育就是引导,孩子就会去模仿。”他认为孩子们在小时候不该接受过多刺激。

游信义认为,台湾是友善的社会,但“要不要成为同志”不是个刻意引导选项。他说:“尊重同志,跟会不会希望孩子成为同志,是两件事。”游信义说,15岁前孩子应受基本两性教育即可,“同志”文化如何列入教育,该由社会学者或其他专家评估。

一年一度的台湾同志游行

代际差异

台湾受到长久以来中华文化熏陶,传统长幼有序,男主外女主内的基本印象,深植老一辈人心。因此在这次公投前,社会上呈现年轻族群支持同性婚姻占多数,老年族群对于反同性婚姻较支持。

在游行现场,记者采访一对交往两年多的女同志情侣、30岁的洁西与25岁的蔓蔓(皆为化名)。蔓蔓表示,她从高中时发现自己喜欢女生,但到了大学毕业后,能自己赚钱时才跟父母坦承“出柜”。

蔓蔓说:“妈妈一直到现在都不能接受,我们就避免这个谈问题。”当初拖到大学才说,也是担心父母会“断金援”。这次也是她出柜后第一次跟伴侣一起参加游行:“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们一个真正幸福的权利。”

而同样是同志的三位男生、36岁的泰迪、32岁的威利与40岁的包包(皆为化名)则穿上台湾女子高中的短裙制服来参加游行,泰迪说:“我觉得想穿什么,就可以穿什么,性别平等教育应该尽早实施。”

担心投票率

虽然这次公投的议案数量创下新高,内容也多样,不过综观过去台湾的公投投票率,没有一项投票率超过一半。2008年的四项公投案更沦为蓝绿两党在统独意识上的口水战,投票率更低到仅约26%左右。

虽然修法通过,但是四分之一的投票率,仍须数百万人参与。如果一但反同与支持同志的公投案都成立,那就更为尴尬,依法必须送交台湾行政院,由该院依两方总票数做出妥适判决。

对于公投前景,同志民众也是看法两极,洁西跟蔓蔓都表示“还是会担心”、包包则表示“票数一半一半,很拉锯”。朱名石与同志哥哥朱名匠则认为“会通过,没有问题的”。27日的游行现场,更举办模拟投票,教导民众如何投票。

而反对团体“下一代幸福联盟”总召游信义则说:“政府宣传公投的力道应该要更强,很多公民朋友都还不是很清楚。”他们不断透过志工妈妈,自发性在路上发传单呼吁等,于社交网站上推“教战守则”教如何投票等,对反同公投案成立“有信心”。

台湾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员苏彦图则说,台湾人对公投还是有“浪漫化”跟“妖魔化”两种想象。“公投仅是反应民意,让政府去做修法依据。无论投完与否,最重要是投完后,双方坐下来沟通”,他认为公投结束后,政府不该置身事外,要积极执行。

台湾是否能成走出亚洲同志婚姻的第一步,11月24日的公投将给出部分答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小时热帖
一周热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ART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