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843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5281|回复: 0
收起左侧

[时事] 观点: 美国抹去“移民国家”标签传递的信号!

[复制链接]

5058

主题

9101

帖子

32万

积分

发表于 2018-10-31 06: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2月,特朗普政府的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 (USCIS)修改了自2005年一直遵守的《使命宣言》 (Mission Statement),将原文中美国是 “一个移民国家”(a nation of immigrants)一词去除。同时修改的还有不再将申请者作为移民局的“顾客”来对待,而只是把他们作为申请者和被管理者来对待。奥巴马政府时期移民局局长雷奥 · 罗德里格兹(León Rodríguez)称这些变化是“不幸的历史转折”。

“移民国家”一词原出自时任美国联邦参议员、后来成为合众国第35任总统的约翰 · 肯尼迪(John F. Kennedy)作于1958年的《移民国家》一书。肯尼迪认为移民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呼吁开放移民。

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以来,合法移民一直是人口增长和文化变革的主要来源。 美利坚合众国以殖民地建国,除了美国原住民外,所有美国人都是移民和移民的后代。美国的外国出生人口现在是19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根据人口普查局的统计,2017年美国全部人口中出生于美国之外的人口比例达到13.7%。

2000年以来,每年大约100万人合法移民美国。新移民的来源地主要是亚洲和拉丁美洲。2010年以来抵达的新人口中有41%来自亚洲,39%来自拉丁美洲。新移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教育:45%的人拥有大学或大学以上学历。自2010年以来,已有近300万人从亚洲移民美国,而只有120万新移民来自拉丁美洲。

移民平均文化水平高于生于本土的美国人。永久居民在归化成为美国公民的时候,需要通过美国历史和政治常识考试 (Civics Test),通过率是91- 97%。但夏维尔大学(Xavier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证明:三分之一的本土生美国公民无法通过这门考试。据《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报道,只有25%的本土生美国人可以说出美国政府的三个分支(立法、行政、司法);三分之一的本土美国人连一个分支也说不出来。《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报道:85%的本土生美国人不知道“法治”(Rule of Law)的意思;75%的本土生美国人不知道司法部门是什么。

美国代表了人类精神的普遍性。你可以去日本生活,但你不能成为日本人。 你可以去法国生活,但你不会成为法国人。 你可以去德国或土耳其生活,你不会成为德国人或土耳其人。 但是,来自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来美国生活,并成为美国人。
罗纳德 ·里根(Ronald Reagan), 美利坚合众国第40任总统(1988年11月7日)

根据美国国家政策基金会的研究,自2000年以来,共有78位美国人获得诺贝尔化学,医学和物理学奖,其中31位是移民科学家,占总数的40%。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和科学领域的六位美国获奖者都是移民。

移民长期以来一直支持美国经济的增长和活力。 移民中有技术人员、企业家、创造就业者、纳税人和消费者。他们为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了数万亿美元,他们在经济上的重要性不断增加。生于1946-1964年间的“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s)正在大规模退休,给社会安全金 (social security)和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带来前所未有的负担,社会各行业短缺青壮劳动力。美国社会亟需大批新移民工作,为政府纳税,分担社会的风险。

美国著名政论家弗雷德曼(Tom Friedman)长期呼吁解除对高级技术人才移民的限制,凡是在美国大学获得研究生以上学位的外国人应该自动获得永久居留权。宽松的移民政策可以保持并提高美国的创新能力和竞争力。

对移民的攻击和限制

移民为美国经济和文化做出了无以伦比的贡献,但是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眼中,移民是白种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文化的灾难。福克斯(Fox News)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在2018年8月9日的节目中哀叹移民改变了她心目中的美国:“在这个国家的某些地方,看起来我们知道和爱的美国似乎不再存在。 美国的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投票的,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喜欢。”此言一出,极右势力一片欢呼。三K党头目大卫 · 杜克(David Duke)称赞道:“这是主流媒体历史上最重要和真实的独白之一。”

特朗普宣布2019年美国将最多只接受三万难民,这将是美国开始接受难民以来最低的额度。

英国历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就指出:从历史上看,反移民和民粹运动的兴起一直有着密切的关系。特朗普现象从各方面都酷似十九世纪下半叶美国以排华为主力的反移民运动;无论是加州排华运动的头目丹尼斯 · 科尼(Denis Kearney)还是特朗普这样的煽动者在历史上不胜枚举,大同小异。特朗普从攻击拉美移民开始,进而到“穆斯林禁令”,现在开始以国家安全为名排华,反移民的基本原则从不动摇。

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眼中,拉美族裔全是非法移民,穆斯林全是恐怖份子,华裔全是间谍。2018年8月,特朗普在白宫的一次晚宴上称“所有来自某国(中国)的学生都是间谍。”特朗普的助手,狂热的反移民主义者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试图制定政策完全禁止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美国驻华大使等指出中国学生上缴的学费是美国很多学校重要的经费来源,米勒的禁华建议才暂时搁置。1882年美国国会曾通过《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专门针对某一特定族群的迫害性法律,该法律直到1943年二战期间才被废除。如果米勒的禁华建议最终实现,历史将重演。

独立记者和系谱专家珍妮佛·门德尔松(Jennifer Mendelsohn)

据记者珍妮佛·门德尔松(Jennifer Mendelsohn)研究, 米勒的曾曾祖父尼森·米勒(Nison Miller)和夫人1903年从白俄罗斯来到美国时,穷困潦倒,目不识丁。1917年以前美国基本没有移民法,任何人,除了明显的精神疾病和生理疾病患者,都可以“合法”地进入美国。1932年11月14日的法庭文件证明尼森·米勒申请归化为美国公民,但没有通过美国历史和政治常识考试。法庭以“愚昧”(Ignorance)为理由拒绝了其归化申请。

特朗普不断攻击移民造成了美国犯罪率高,但据保守派智库CATO中心以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都占很大人口比例的德克萨斯州取样研究,移民的犯罪率远远低于在美国本土出生公民:合法移民比美国本土出生公民的犯罪率低87%;非法移民比美国本土出生公民犯罪率低25%。

反移民是以反非法移民的名义反合法移民。特朗普在刚刚上任的2017年3月就指示国务院、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从严处理签证和移民申请。2017年中极右议员汤姆·考顿(Tom Cotton)和戴维·普杜(David Purdue)提出一项大规模限制合法移民的《RAISE法案》,得到特朗普的大力支持。如果议案通过,每年进入美国的合法移民总数将被减半。

美国现行的移民法体系非常复杂,运作之中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移民和归化法》(INA)是管理当前移民政策的法律体系,规定全球每年限制一定名额的永久移民(绿卡),但近亲属不受名额限制。合法的永久居留权允许外国公民在美国合法和永久地工作和生活;永久居民满足一定条件之后可以申请归化成为美国公民。申请美国永久居留权基于以下原则:家庭团聚;接纳具有对美国经济有价值的技能的移民;保护难民和促进多样性。

永久移民面临严重积压,这来自两种人为原因:1)签证可用性:美国政府为全球外籍工人及其家庭提供的以就业为基础的永久移民配额为每年14万人(自1990年以来一直保持不变)。以家庭团聚为基础的永久移民配额为22万6千人。 另外,不允许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获得家庭赞助和就业签证年度总数的7%以上,即不得超过2万5千6百人。2)对申请人文件的处理延迟,这与政府处理能力以及增加的背景和刑事检查有关。这两种原因的积压造成了甚至到2018年2月的时候,移民局仍在处理1994年10月递交的一些以家庭团聚为基础的移民签证申请;和2006年12月递交的与就业为基础的的移民签证签证申请。大部分的印度和中国大陆的申请者常常需要等待8-10年左右的时间来获得绿卡。

美国知名律师苏珊·科恩(Susan J. Cohen)指出: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司法部已经采取了许多有争议的措施来加强美国移民法的执行。司法部长对美国移民法官实施了配额制,这将迫使法官加快审理案件的速度,没有足够的时间充分听取和考虑每一案件的证据。 在最近向新移民法官发表的一次讲话中,司法部长声称法官应成为法律的执行者,而不是公正的决策者。虽然移民法庭和移民法官属于美国政府三权分立中的行政部门,而不是宪法第三条独立司法体系的一部分。但行政官员公然要求法官为行政部门服务,而不是秉持司法公正,也极为罕见。

美国移民局最近准备进行一些重大改变:直接拒绝一些正常工作签证的续签;以成为公共负担为理由拒绝曾经申请过医疗福利的低收入阶层的绿卡申请。在此之前,医疗福利并不被认为是公共负担。美国是西方所有发达国家中没有全民医疗计划的,医疗被高度商业化。

梅拉尼娅(Menalia Trump)的父亲、比特朗普年长仅两岁的维克托· 纳乌斯 (Viktor Knavs,左) ,和比特朗普仅年长一岁的梅拉尼娅母亲阿玛利亚 · 纳乌斯(Amalija Knavs,右)都是在梅拉尼娅的赞助下得到绿卡,并于2018年8月9日归化成为美国公民。

以家庭团聚为目的的移民被极右势力称为“连锁移民”(chain immigration)。特朗普政府认为家庭团聚原则允许归化的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赞助了过多的亲属,并将他们长期安置在美国。尽管数据表明家庭团聚移民和职业移民一样,对美国经济(消费、税收、房地产市场等)做出积极的影响。

反讽的是,特朗普和极右议员们攻击"连锁移民",但特朗普的岳父岳母都是家庭团聚移民的受惠者。梅拉尼娅(Menalia Trump)的父亲、比特朗普年长仅两岁的维克托· 纳乌斯 (Viktor Knavs) ,和比特朗普仅年长一岁的梅拉尼娅母亲阿玛利亚 · 纳乌斯(Amalija Knavs)都是在梅拉尼娅的赞助下得到绿卡,并于2018年8月9日归化成为美国公民。记者们对活跃的反移民份子进行族谱调查,无一例外地发现这些人的先辈都是“连锁移民”的受益者或者难民。根据美国现行的严格的移民政策,很多反移民份子的先辈根本无法进入美国。

难民问题

苏珊·科恩律师还批评特朗普政府的所谓“零容忍”(zero tolerance)政策: 国土安全部在2018年强行将2600多名中美洲裔儿童与其父母在边境分开,将孩子们拘禁在非人道的条件下,迫使父母放弃申请移民救济,并误导许多父母签署表格放弃与子女团聚并申请庇护的权利。至少在30%的案件中,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官员威胁这些孩子的母亲,除非他们签署放弃权利的表格,否则他们再也不会看到他们的孩子。这些负责移民政策和执行的部门采用的极端措施引发了严重的正当程序和宪法问题。

“零容忍”政策造成的巨大的人道危机史无前例(现年6岁的危地马拉儿童里奥从美国返回后与家人团聚)。

移民问题的核心问题是对难民和移民之间人为的区分方法。在国际法的框架下,国家有相应的义务来保护那些逃离战争或迫害的人,包括这些人在外国土地上居留的权利。 然而,当前对“难民”的概念化仍然建立在20世纪五十年代的观念之上,即“难民”必须指的是逃离当前的,迫在眉睫和/或可能未来的国家迫害,或者是逃离政治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但是,那些逃离毒品卡特尔的暴力行为的人;贫民窟居民寻求减轻无法忍受的贫困;寻求逃离将女性视为将她们视为无权的繁殖机器、而寻求男女平等的妇女;由于全球变暖的影响,那些土地被淹没的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难民”。如果一个人不是真正的老式定义上的难民,他或她就会成为公众眼中的移民,或者“非法”移民。

“零容忍”政策造成的巨大的人道危机史无前例,但争论双方各执一词:美国政府指责难民/移民父母携带子女越境,将其后代暴露于风险之中; 人权组织认为拆散家庭的政府行为惨无人道。美国现行判例法《弗洛雷斯诉里诺》(Reno v. Flores)明确要求移民当局尽快释放儿童,如果不可能,将他们置于“限制最少”的环境中。参照国际法,欧洲人权法院将孤独的外国儿童视为“社会中非常脆弱的成员”,国家有责任提供照顾和保护。最后一位还在世的纽伦堡审判的检察官本·费伦兹(Ben Ferencz)认为,从法律角度看,在边境强行拆散家庭严重违反人权,可能已经违反了国际法。

在埃利斯岛自由女神像的底座上,镌刻着埃玛·拉札勒斯(Emma Lazarus)的诗句: “将你疲倦的,可怜的,瑟缩着的,渴望自由呼吸的民众,将你海岸上被抛弃的不幸的人,交给我吧。将那些无家可归的, 被暴风雨吹打得东摇西晃的人, 送给我吧,我在金门旁高高地举起我的灯!”从1892到1954年,大约有1,200万人通过埃利斯岛进入了美国,这些人的很大一部分按今天的移民法标准看都是难民。

特朗普宣布2019年美国将最多只接受三万难民,这将是美国开始接受难民以来最低的额度。特朗普自称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nationalist), 但是,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一个民族主义国家,美利坚合众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美利坚合众国将永远是一个伟大的移民国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小时热帖
一周热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ART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